墨忆

  该如何与她说明飓风蝴蝶是真的

但曾相遇便相知,相见何如不见时

  最后想给阿絮说的一些话   



        山河令完结了好几天了,我依旧没有走出来,我当初去看是因为同学给我卖的安利,我和她一起追的剧,后来也讨论过,她觉得这个结局非常好,但我看完结局后却觉得不应该是这样的,我仿佛是在不平,可是我又不知道我到底在为什么不平,经过几天的抑郁不安之后,我终于明白了,我可能是在为了阿絮难过。



        它的原著叫《天涯客》  天涯客…天涯客… 阿絮想要自由,他要么就好好的活,要么就好好的死,不会再有第三条路,他不应该被困于长明山,从此人间烟火不沾身,尽看人间百年时,或许剧名改为山河令的时候就注定了,他不能成为潇洒的天涯浪客了,我看完彩蛋的时候,心情很复杂,要哭也不是,要笑也笑不出来,到底是意难平,我只是觉得好像前一段时间的真心都错付了。



        有人说,温客行都愿意把命给阿絮了,还不够爱他吗?在剧里面愿意为阿絮付出生命的人有很多,甚至连那晋王也勉强可以算一个 ,没有人说他们不相爱,但是这样的爱你敢要吗?在酒桌上的那一刻,阿絮仿佛成为了一个笑话,一个自作多情,自以为是的笑话,从温客行假死的那一刻起,他们的结局就已经入了俗套,一个宁愿用满身伤痛和余下所以光阴换取三年自由的天涯浪客,从这一刻起,就被爱与救赎束缚,成为了一个模板,一个名为“你身上有光”的模板,其实原著里面的阿絮从未想过要刻意的成为谁的光,要救赎什么人,是原著的温客行自己从阿絮的身上看到了光,觉得自己被救赎。



        演员说:我四个月的孤独会通过角色与屏幕前的你共享。



        一开始我还不明白,知道我看完了结局才发现,他真的好孤独啊,他以为的知己不是知己,他以为的爱人骗他瞒他,他的好友,他的徒弟,全都在劝他原谅那个人,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事情?



         到了结局时当初给我卖安利的同学问我觉得印象最深刻的画面是什么?我的海中浮现的居然是第一集阿絮瘫在桥头晒太阳的样子,忽然觉得恍若隔世,不过一个月,怎么就成这样了呢?我的江湖客成为了雪中仙,再也不能懒懒散散的指挥小徒弟去干活,而自己却在后面偷偷的嗑瓜子了,雪山上的阳光会和那时的桥头一样吗?他身边那个满头白发的人,还是他当初说重在遇知己的那个人吗?


        后来库发了一张海报,上面配了两个字:“释然”,我忽然恍然大悟,原来是我被骗了,你看,那人之前便说要与阿湘一起下去,而后库便把他们的图片配上了“释然”,再想想之前的操作和后面的结局,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到这一刻起,我才真正的释然,我看过一个路透,内容是演员下戏的时候一边慢慢往前面走,一边脱衣服,阳光打在他的身上,他逆着人群,把饰演温客行的演员也抛在身后,看上去潇洒极了。


       仿佛他与阳光都是自由的。


        现在想起来,就这样吧,我只当他从江湖而来,然后又回归人群,带着满身的光,他没有在晒太阳的时候遇见一个要请他吃饭的小姑娘,他只是在出来闲逛的路上碰到了一个穿着绿衫的公子,打了一个照面便擦肩而过。



         他要是不想活了,便再潇洒三年后葬于四季山庄,要是想活了,便去南疆找大巫,去看看他多年未见还欠他一顿酒的好友。



不用想着要去救赎什么人,要去成为谁的光,只是一个偷得浮生半日闲,半杯残酒慰余生的天涯浪客。


就这样吧,阿絮回到江湖去了,希望某一个晴天,我也能在桥头看到一个晒太阳的蓝衣公子,哪怕只是擦肩而过也好。


我已经把山河令相关的全部标签都屏蔽了,至此,便全都放下了。